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全新】交換女友之別墅狂歡



交換女友之別墅狂歡



因為是暑假,所以根本不用去乎課程的事,從遊艇回來的第二天,快到正午的

陽光曬到整個房間,快速上升的室溫讓我從口幹舌燥的狀態醒來,因為昨天的體力

透支,腦袋異常沈重



看看旁邊睡著的詠雯,依舊沒有醒來。



溫度上升的關系,詠雯的夏涼被早已被踢到了地下,整個人側躺朝著與陽光相

反的方向,左腿高?,右腿伸直,昨天因為狂歡過度而紅腫的大陰唇休息了一宿,

重新變回粉嫩,兩片大陰唇緊緊的閉合,稀疏的陰毛因為只分布在陰戶上,所以從

現在角度並看不到多少,反而更加突出粉嫩的陰部。



室溫的關系,詠雯身上布滿了細微的汗珠,均勻的呼吸告訴我她還沒醒過來。



伸了個懶腰,我起床準備洗個澡,天氣太熱了,一覺醒來我也是滿身汗水。



惡作劇似的扒開詠雯的大陰唇,沖著粉嫩的肉縫吹了口涼氣。



詠雯睡夢中發出「嗯……」



的一聲。



我壞笑了一下,起身去沖涼。



涼水一沖,頓時涼快了許多。



頭也不那麼沈了。



等我出來時,詠雯已經醒了,在床上擺了個大字,見我出來了,也起身準備去

沖涼,我右手把手?的毛巾扔給詠雯,同時左手向詠雯的下體摸了過去。



「壞蛋!一起來就非禮我!」



詠雯沒有躲開,用手拍了我胸口一下。



「我來檢查一下老婆的嫩穴被他們玩壞沒有。嘿嘿!」



我邊揉著詠雯的陰蒂邊調侃道。



「怎麼樣?我的小洞口還痛麼?」



「還好吧,已經不疼了,腫應該也消了。看來我身體的恢復能力很強呀。被你

們幾個輪奸成那個樣子一宿就回復了。嗯……老公別摸了,再摸我又要冒水了。太

熱了,快讓我去沖涼吧。」



詠雯邊推開我的手邊說。



左手被推開,我右手又捏了一把詠雯的接近C罩杯的大胸,用力拍了一巴掌她

高翹的臀部,笑道:「快去吧,已經中午了,吃過午飯我們還要去機場接你妹妹呢

。」



吃痛的詠雯「啊」



的一聲跑進了浴室。



詠雯的妹妹叫詠琪,是詠雯同父異母的妹妹,比詠雯小2歲,今年20歲,五

年前跟隨她們的父親在美國居住。



這次因為她們的父親公司回國發展,正好是夏季假期期間,所以回國來居住一

段時間。



沒有等她們的父親一起,自己先跑了回來,今天下午三點到達。



跟女友到機場已經三點了,在出口位置女優挎著我的胳膊,眼睛看向出口。



不一會,一個飄著披肩長發,身穿黑白相間吊帶,藍色毛邊齊B牛仔褲的女孩

進入視野。



我的視線不禁跟隨這個靚妹開始移動。



170左右的身高,雖然腳上是板鞋,但修長雪白的雙腿顯得更加高挑。



裸露出的胳膊和微微露出的腹部無一例外顯露她皮膚的雪白。



再往上看,映入眼簾那高聳的胸部估計比詠雯還要大上一圈,隨著她的步伐上

下輕微搖晃。



她披肩的黑發向後筆直的垂下,雖然帶著墨鏡也難以掩蓋精致的面容。



「琪琪!」



我的欣賞被詠雯的呼喚打斷,順著詠雯的視線,發現她的目標正是剛才我盯著

的美女。



「姐姐!」



美女也沖詠雯揮了揮手,向我們走了過來。



原來,她就是詠雯的妹妹詠琪。



「琪琪,一年沒見,你變得更漂亮啦!」



詠雯捏著他妹妹的胳膊,邊把她的行李箱拖過來遞給介紹:「這個是你姐夫,

蘇俊豪,你叫他姐夫就行啦。老公,這是我妹妹琪琪,漂亮吧,混血大美女哦,別

看我妹妹穿著開放,但是不許你隨便打我妹妹的主意,否則會讓你後悔的。嘻嘻」



詠雯一臉壞笑。



琪琪摘下墨鏡,露出兩只水靈靈的大眼睛,掛著兩個淺淺的酒窩,沖詠雯笑道

:「姐姐,別笑話我啦。」



然後轉頭看著我說:「姐夫個子好高呀,叫我琪琪吧,以後我們姐妹要你一起

照顧了哦。」



說著沖我伸出右手。



我接過行李也伸出手捏了捏琪琪的手,感到一絲難以述說的柔軟,心?邊暗爽

邊說:「放心吧,回到國內當然由我照看好你啦。」



暗?想到,這琪琪倒是看著很開放,不過不知道聽詠雯的意思,不讓我隨便吃

呀。



回頭再談談口風,看看能不能像家宇一樣享受享受姐妹花的服務。



一行開車回到市區已經是五點了,在外面點了些酒菜後直接回到了詠雯家?,

本來想回我和詠雯住的地方,但是詠雯說地方有點小,還是去她們家吧,姐倆的父

親要下周才回國,我去那?住也沒有問題。



我當然欣然前往,因為姐妹花當然要找個寬敞的環境吃嘍。



「姐,國內現在這麼熱啊!」



琪琪去她的屋子換了身衣服,邊往餐廳走邊說。



我跟詠雯正好收拾好準備開始吃飯,我一?頭,整個視線直接就直了。



只見琪琪上身只穿了一個粉色棉質BRA,兩顆凸點毫無遮掩的突出來,驕傲

的顯示自己占據這兩座小山的制高點。



雖然棉質BRA根本沒有托起兩座小山的作用,但是琪琪自然聳立的D罩杯大

胸仍仍舊聳立著,沒有絲毫下垂。



下身也換成了一件白色的小內褲,小到應該是只夠遮住那片陰毛罷了。



平坦的小腹沒有一絲贅肉,肚臍上一個精致的臍釘,修長的大腿更是完美,高

翹的臀部往下過渡成筆直的雙腿,多余的肉絲毫不見。



正睜著一雙大眼睛看向我。



「琪琪!屋?有色狼,你怎麼直接這麼穿呀!」



詠雯白了我直盯盯的目光,沖琪琪喊道。



「一會你姐夫眼睛冒火就把你吃了。看你怎麼辦。」



琪琪邊坐下邊向我拋媚眼說:「肥水不留外人田,姐夫要吃,小妹當然洗凈奉

上嘍。姐,你不會餵不飽姐夫吧?」



我這被詠雯盯的心?理虧,埋頭剛喝一口啤酒,就聽詠雯開口道:「讓你挑逗

你姐夫,你姐夫吃你都不帶吐骨頭的。說正經的,別挑逗他啊,還有俊豪,不經過

我允許,你不許偷吃我妹妹,要是讓我知道你把她騙到床上去,不管是不是她勾引

你的,我就讓你禁欲一個月。別怪我沒提醒你哦!」



我哪敢違背詠雯的意思,趕忙放下救舉手:「放心吧,我哪能吃得下琪琪啊,

看琪琪這身段,吃一次非得精盡人亡不可。要是敢偷吃,就讓我禁欲一周。是不是

琪琪?」



我留了個後路,把時間改成一周。



詠雯撇了撇嘴,說道:「我還不知道你,哼。」



轉頭又對琪琪說:「琪琪,說真的呢,不許你跟你姐夫亂來啊,否則我對他不

客氣。」



琪琪沖她吐了吐舌頭,起身扭著腰挪到我身邊,俯身沖我耳朵,細聲說了一句

話就跳回了座位,我卻差點把剛喝的酒倒噴出來。



吃喝完兩姐妹邊看電視邊聊天,詠雯因為昨天過度勞累的身體酸痛,我就在旁

邊給她按摩,休息了一天,上午起來時候的頭痛感已經消失了。



沒去聽她倆聊什麼,腦袋?滿是吃飯前琪琪說的那句話:「我知道你們交換群

交的事哦。不想我告訴daddy的話,晚上姐姐睡了後到我房間,到時候我穿的

更少。嘻嘻!」



正想著一會到底該不該去,詠雯打了個哈欠說道:「不行,太累了,渾身酸痛

,我們睡覺吧,琪琪,你也睡吧,旅途上也累了。」



琪琪也說道:「好呀,洗個澡先。」



說著跑進了浴室。



我也收拾起碗筷。



等我回到客廳時候她們已經洗完各自回到了臥室,我也沖了涼後跑到詠雯的床

邊,躺下去時候詠雯還沒睡熟,翻身邊把手摸向我的雞巴邊喃喃道:「不許碰琪琪

,否則真的給你禁欲。聽到沒,下周末大家就要去榮基家的別墅狂歡,你要是被我

禁欲的話,我誰都不讓你碰,哼!」



邊說手?還使勁握緊了我的蛋蛋,我吃痛趕緊附和道:「知道啦,我不碰還不

行嗎。」



詠雯滿意的又嘟囔了句:「不是永遠不讓你吃掉她,但是今天就是不行。」



說完松開握緊我雞巴的手,翻身繼續睡覺去了。



我滿腦子都是隔壁的小狐貍,哪能睡得著,一閉眼睛滿腦子都是那兩個凸起,

和高翹的屁股。



過了大概二十分鐘,看到詠雯已經睡熟了,我一咬牙,慢慢的起身,躡手躡腳

的朝隔壁偷偷溜了過去。



關了燈,我慢慢的把詠雯的房門掩上,輕輕走到琪琪臥室的門口,門開了一道

大概五厘米的縫隙,透過縫隙,有昏暗的燈光穿透過來。



我輕聲湊了過去,屏住呼吸向?面窺覷。



昏暗黃色的床燈下,一個黑色的影子跪趴在床上,雖然燈光很暗,但是還是能

分辨出那是一個人,一個女人,一個撅著屁股跪趴在床上的女人。



看不到頭,因為頭是向?的,在門的這面只能分辨出頭貼著床。



臀部高高翹起,雖然背對燈光,但還是能看出那渾圓的曲線。



兩腿分開大約六十度,小腿懸在床沿外面,能看到小腿微微?起,隨著震動時

而顫動一下。



令我十分驚訝的,是雙腿間傳來細細的「嗡嗡……嗡嗡……」的聲音。



對於實戰經驗十分豐富的我來說,不用猜也知道,雙腿間有個跳蛋存在,而且

,跳蛋沒有裸露在外,肯定是在那具身體的內部震動著。



「嗯……」



一聲長長的呻吟想起,那具身體要不弓起,臀部收縮下降,然後又隨著「啊…

…」



的一聲長喘,腰部又重新下壓,臀部也由向上高高翹起。



「這妮子在自慰!」



一下我就睡意全無,血液下湧,能夠清晰的感覺到,那些下湧的血液迅速集中

在離雞巴上,內褲那?一個帳篷被高高支撐了起來。



我左手扶著門框,右手隔著內褲捏在了勃起的陰莖上。



「這撩人的姿勢,讓我怎麼忍。」我想著。



右手使勁握了握堅硬的陰莖。



「嗯……姐夫怎麼還不來呀!唔……」



床上的琪琪依舊反復的弓起,下降……。



很明顯,她今天是打定主意要勾引我上了她呀。



我握著硬到極限的陰莖,回到詠雯的臥室門口,小心推了個縫隙,屋內詠雯呼

吸平和,明顯是熟睡了。



轉身小心關上門,迅速返回琪琪的門口,一把推開臥室門,沒等琪琪回身說話

,我左腳跨到床上,左手抓住左半邊屁股,右手順勢從右側方向摟住琪琪的上身,

捏住他的右胸,一把托起那具身體,因為上身的直立,琪琪身體內部的跳蛋可能被

突然加緊,給了她一個強力的其次,琪琪「啊!」的一聲,回頭看向了我。



「姐夫你終於來了。我脫光了等你好久啦!你再不來我就要偷偷過去找你了!

嗯……」



琪琪反擰身體頭靠在我耳朵上上,低聲沖著我喃喃道。



我小聲的說:「你就這麼急著讓我幹你嗎?想不到你跟你姐一樣淫蕩呢。」



我說話時候琪琪邊咬著我的耳朵,邊大口大口的喘氣。



我揉著那只碩大的乳房,享受著那柔軟的一團肉體給我帶來的享受感覺。



琪琪這時支撐起身體,跪在床上正面對著我說:「怎麼,你不想要麼?白給你

幹的呦!讓你看看我的技術可不輸給我姐呢!啊……姐夫的雞巴好粗好大!」



琪琪這是已經隔著我的內褲,一只手握住了我的陰莖。



我順勢把她推到在床上,騎在她的腰部,高高支起的帳篷打在琪琪的胸前,兩

手支在琪琪頭的兩側,沖她的嘴吻了過去。



柔軟的嘴唇被我用舌頭支開,琪琪牙齒沒有阻止我的侵入,反而一根更加柔軟

,更加溫熱濕潤的舌頭迎接了我的到來,我屏住呼吸,牙齒碰到她的牙齒,用我最

大的能力將我的舌頭伸了進去,與琪琪的舌頭交纏在了一起。



十秒鐘的深吻後,我離開她的嘴唇,壞笑著看著她說:「一會你就要被我幹了

,但是責任在你哦!」



琪琪睜開眼睛說:「隨便啦,人家可是千?送屄呢!你不簽收人家怎麼退回去

啊。」



我想到他下午才從大洋彼岸回來,笑著說:「果真是「千?送屄」!不過,我

不一定簽收哦」



說著我坐起來,到她旁邊靠著床頭躺了下來,看著天花板說:「有個問題,你

得解釋一下。」



琪琪起身伏在我的腰上,隔著摸得內褲撫摸著我的蛋蛋,說道:「你想問我怎

麼知道你們交換群交的嗎?這個現在不能告訴你。姐夫,你的雞巴好長啊,應該有

20厘米了吧,而且好粗啊,形狀還這麼漂亮,龜頭好大,像雞蛋一樣,感覺姐夫

的尺寸已經跟白人佬的差不多了!是因為你個子高嗎,你有一米九了吧?」



「差不多把。琪琪你跟美國佬做過?看你年齡不大,經驗這麼豐富?」



琪琪邊退掉我的內褲邊說:「沒做過,不過片子?常看到啊。好嚇人的。要是

全插進去,估計肯定會捅到子宮?面去。還有更粗長的黑人的,簡直就是驢子,肯

定能活活把人操死。」



說著一把握住我的陰莖,「棒棒好熱啊!姐夫的馬眼?好多液體淌出來啦。」



說著用拇指和食指捏了一點,拿起時候一條細細的絲線拉了出來。



我沖她撇了撇嘴,一把抓向她的下體,胡亂抓了一把之後,拿到她的面前,說

到:「我的是毛毛雨,你的已經發洪水啦!」



琪琪叉開雙腿騎在我的腰上,陰道?面的跳蛋震動順著碰觸的部位傳到了我的

身上,蠕動了兩下之後,我的肚子上就已經布滿了一片粘液。



然後她俯身爬到了我的身上,雙峰壓在我的胸口,嘴巴湊到我的耳邊說:「已

經充分潤滑了,姐夫要不要試試我的肉穴松緊度夠不夠呀?」



說著右手伸到身後,拉扯了幾下之後,又縮了回來,一個「嗡嗡」



震動的橢圓跳蛋,晶瑩的粘液掛在上面,琪琪關掉開關,拿著滿是粘液的跳蛋

,在我眼前晃了晃,然後在我驚異的目光下,扔進了嘴?。



「嘶嘶」



的吸了幾下後,扔到了旁邊。



然後直接用她的嘴封住了我的嘴,帶著滿口液體,兩只舌頭又交在了一起。



揉著她的雙乳,我也已經到了爆發的邊緣,一把托起她的屁股,用力扔到旁邊

,起身用力分開她的雙腿,右手握著龜頭在她的陰道口摩擦了幾下,借著昏暗的燈

光對準洞口,然後俯身小聲對她說:「快說,交換群交你怎麼知道的?不說我馬上

回去,叫醒你姐姐瀉火,絕不插你!癢死你!」



琪琪蠕動著纖細的腰,不停用陰蒂摩擦我的龜頭,說道:「好啦,告訴你吧,

是姐姐告訴我的,還有你們群交的視頻,她也給我看了。我看著視頻都自慰了好幾

次了呢。啊……姐夫,快給我,我要你的大雞吧插進來!」



果然是詠雯告訴她的,我倒是猜對了,這姐妹倆性話題一點都不少,交流這個

也是正常,不過,為什麼詠雯不讓我跟她妹妹交媾呢?按照我們現在的性觀念,這

點事她應該主動撮合才對呀。



不管了,先插了再說。



我都把她交換出去被輪奸了,還怕幹了她妹妹嗎,嘿嘿。



想到這,我左手抓住蠕動的細腰,右手扶著陰莖,對準早已濕透了的洞口,用

力向?塞了進去。



「啊!」



我倆幾乎同時叫了出來,她肯定是因為得到漲滿的滿足感,而我,則被那緊緊

的肉箍夾到打了個寒顫,那種緊緊包裹的感覺,讓我的龜頭有一種被雙手緊握的感

覺,區別是比五指多了液體的潤滑,和滾燙的溫度。



並且陰道的?面還傳來了一股吸力,仿佛熱烈歡迎這根棍棒的進入。



因為陰道早已徹底濕透,我不用抽出來充分濕潤陰莖,就順著吸力繼續頂了進

去。



隨著陰莖進入那個洞口,緊錮的範圍不斷擴大,當三分之二進去之後,感到龜

頭頂到了一個阻礙,那應該就是琪琪的子宮頸花心了。



我心?不禁暗想,琪琪身材高挑,陰道也好深啊,我的三分之二都進去了,才

剛到底,平時這個長度,換成詠雯和子君,早就撐開子宮頸,進到最?面去了。



而且,琪琪洞?面的肉褶強度極高,那種緊緊的感覺就像交換時插入其他幾個

女孩的子宮頸一樣的感覺,只不過,琪琪整個陰道都給了陰莖這種感覺。



簡直爽翻天了。



伴隨著我的頂入,琪琪拉長音的叫了起來:「嘶嘶~嘶……嗚……,姐夫,好

漲啊,第一次這麼漲,比我前幾個男友強多了。她們根本填不滿我。啊!姐夫你到

底了!」



就在我頂到了最?面那個小洞口的時候,琪琪用手用力推住我的胸口,「慢點

,姐夫,你到底了,不能再進了。」



我也感覺到了那個緊緊閉合的小洞口的存在,慢慢的往外退了出去。



一直退到最外滿,只剩龜頭留在洞?,右手抓住一直大乳,腰間一用力,還是

那緊緊的包箍感覺,隨著大力的頂入,馬眼又到達了剛才的位置,充分適應了那種

緊箍感之後,我加快了頻率,琪琪也隨著我的頻率開始「啊啊……嗯嗯……」



的發出了舒爽的低叫。



我怕她吵醒詠雯,低頭跟她說,你姐姐聽到了,我可就完蛋啦。



琪琪聽了後用手掩住嘴巴,屏住呼吸,強忍著爽快尖叫的感覺,大口大口的用

鼻子喘著氣。



生怕一張嘴就交出聲來。



可能因為我來之前她已經充分自慰過了,隨著我快速的抽插,琪琪再也忍不住

了,雙手摟住我的脖子,死命的向下拉扯我,嘴?喃喃道:「不行了,姐夫,要到

了,啊……啊……,忍,忍不住啦,啊……」,現在的她根本不能忍住叫聲,我也

被她緊緊地包裹感弄到精關難守,管她怎麼教,也不管會不會吵醒詠雯,我使勁抓

著一只豪乳,腰部更加快速度,雖然每一下抽插都比跟詠雯時要多花一倍的力量,

但是能得到四倍的快感,琪琪指甲扣住我的後背,嘴?不停地叫著:「姐夫,深點

,啊……啊……,到了到了,用力,I』mcomming!」



伴隨著琪琪的尖叫,她的腰部上挺,我只感覺到一股熱流順著琪琪下身噴湧而

出,強力的刺激下我馬上就要精關難守,最後的一絲理智控制下,我迅速拔出陽具

,?腿跨在琪琪身上,右手緊握陰莖,仰起頭,伴隨著刺眼的燈光瞬間打開,我被

刺激的緊閉起雙眼,右手上下套弄幾下陰莖後松開,肛門帶動陰囊強力收縮,爽到

極限的意識?,一股股精液噴湧而出,根本來不及去控制那些精液噴到了哪?……

一股,兩股……大力的噴出四五股精液之後,力量漸漸消失,而肛門的緊張感並沒

有消失,我的屁股用力夾緊了兩下,又有兩三股精液噴了出去。



瞬間的快感過去後,我整個人都軟了下來,忽然,我意識到,燈怎麼開了?想

到這我睜開眼睛,聽到門口「咯咯」



的笑聲傳來,扭頭看去,詠雯掩著嘴,瞇著眼,滿腹嘲笑的意味。



而身下的琪琪也笑了起來。



我回過頭來看著身下的琪琪,剛才的噴射一大半都設在了她的臉上,頭發上,

脖子上也有很多,剩下的散布在整個胸口,燈光下晶瑩閃爍,更有幾滴粘在了其中

一個乳頭上面。



「姐,姐夫射的好多呀,弄得我滿身都是呀。怎麼辦呀?」



琪琪支起上身,沒去管滿頭滿身的精液,反而低頭扶起我的陽具,張口含進去

吸了起來。



剛剛射完的陰莖還沒有徹底軟下去,被她溫暖的小口一含一吸,強烈的刺激迅

速傳回大腦,明顯感覺到陰莖?剩余液體被吸了出去。



加上詠雯的刺激,我明顯感到我被她們姐倆給耍了。



沒等我做出什麼反應,琪琪嘴?喊著龜頭,手上可沒有閑著,上下套弄起我的

雞巴來,剛射完的我哪能受得起如此的刺激,加上吃飯時候喝了很多酒,一股強烈

的小便感覺從中樞神經傳出——我快尿出來了。



可是我的雞巴正在琪琪手?,龜頭塞在她的嘴?,雖然陽具不斷的軟了下去,

可便意的感覺越來越強,我馬上伸手要奪回我的雞巴,琪琪可不打算歸還,手掌依

舊緊握,嘴?依舊用力吸著。



這哪能忍,我感覺再來幾秒就要在她嘴?噴尿了,所以只能大力的往後一撤,

「啵——」



的一聲,一股晶瑩的液體噴湧而出,順著弧線從琪琪的下巴劃到腦門,我趕快

右手我住陽具,控制住尿液的繼續噴出,翻身沖向衛生間。



深後傳來姐妹倆爽朗的笑聲在衛生間一頓狂瀉之後,掛著軟下去的陽具,返回

了臥室。



「蘇俊豪,我宣布,你被禁欲一個月。」



詠雯雙手掐腰,聽起胸脯,沖我吼道。



琪琪身上的精液依舊沒擦,但都已經不是白色黏糊狀,而是液化流了滿臉滿身

都是,頭發上更是粘乎乎一片。



我苦笑道:「說好了一周的。我只承認一周,一個月不可能的。」



詠雯笑道:「一周就一周,下周日之前,不許性交。嘿嘿。」



琪琪也跟著偷笑。



我見她們倆這麼高興,不禁一肚子狐疑,沖著她倆問:「能告訴我你們姐們倆

有什麼陰謀嗎?」



琪琪和詠雯對視了一下,詠雯撲哧樂了。



琪琪說:「我回來前姐姐就給我看了你們群交的視頻,我特別喜歡,就要求參

加,姐姐不讓,說我還小,受不了群交那麼多雞巴輪番抽插的。」



琪琪雙手攏了攏滿是粘液的頭發,繼續說道:「我就跟姐姐打賭,說我回來第

一天你就會把我吃掉,她不信,說你們剛群交完,你沒有體力在幹我,我們就打賭

嘍。結果,我稍微一勾引,你就爬上床來探我的洞深了。哈哈,我贏了,周末的狂

歡我能參加樓。」



琪琪邊說邊抓過詠雯,把身上臉上的精液擦了詠雯一身,詠雯本就喜歡精液的

味道,毫不在乎。



我嘆了一口氣,說道:「你倆打賭不要緊,我可要禁欲一周呀,下周六我們一

群人還要去榮基家別墅狂歡呢,這樣我被禁欲,還怎麼參加呀?」



詠雯笑道:「那可就不行嘍,你也答應了,反正要禁欲一周,最多到周六半夜

23:59:59秒啦。」



詠雯舔了舔琪琪臉上的精液,繼續說道:「而且,我們姐妹倆的賭約已經告訴

了夥伴們,家宇,創發和榮基他們幾個都知道了。估計一會我把消息告訴他們,他

們會很開心呢,因為這次狂歡咱們有我的妹妹琪琪加入,還有Mandy和San

dy姐妹,已經兩對姐妹花了,當我們周六一起亂交的時候,只能讓被禁欲的老公

充當攝像師的角色嘍。不過,你要是表現好,以後我們姐妹倆一起讓你隨便插。嘿

嘿。」



詠雯的話聽的我一楞一楞的,張大嘴巴看著詠雯,抗議道:「我是被勾引的!

不算啊!」



詠雯一撇嘴,說:「我都說過了,不管是不是勾引的哦。琪琪,過幾天你就能

看到我被被人亂插,男朋友卻無人可插嘍,嘿嘿。想著就很爽吧?」



琪琪也隨聲附和說:「好呀好呀,我跟你一起,姐夫,難為你嘍,等你過了禁

欲期,我們倆一起陪你,隨便你玩,不過這一周,辛苦姐夫了哦。」



我一臉頹然……不過一周就一周吧,這下在這幫夥伴面前丟人了。



姐妹倆簇擁著跑去了浴室,留下唏噓的我。



我頹然坐在床邊,卻看見琪琪在門口勾了勾手指,叫我「一起三人欲」。



我拖著滿身的「累汗」,進到浴室,結果有看到了一場她們姐妹倆的「蕾絲誘

惑」。



在浴室明亮的燈光下,我剛剛註意到琪琪竟然雙腿間雪白一片,沒有一根毛存

在,原來她竟然是少見的白虎一族。



兩人沖洗之後,和我一起泡在超大的浴缸?,琪琪對著詠雯耳語了一番,詠雯

捏了兩下琪琪的爆乳,轉身側面向我,屁股對著琪琪雙手拄著浴缸底部,做出了一

副十分誘惑的姿勢。



琪琪拉著詠雯的屁股,直接把臉貼在了詠雯屁股?,隨著一陣陣「滋~滋~」



的吸允聲,詠雯也按耐不住的浪叫起來。



弄了一會,琪琪轉過頭沖我擠了擠眼,沖我招了招手。



我慢慢的湊了過去,只見琪琪雙手扒開琪琪的肉縫,露出?面的粉嫩的鮮肉。



邊扒開琪琪邊說:「姐夫,我姐的小嫩穴被你們輪番亂搞,會不會搞壞呀?我

來檢查檢查,要是被你們插壞了,我把你們的雞巴全部夾爆,嘿嘿!」



說著又伸出舌頭,對著詠雯的洞口伸了進去。



這時我才發現,琪琪的舌頭是那種特別細長那種,以前只在A片?看到過,比

如島國的《鬼иラь地獄》系列,星優乃那種長舌,簡直能從一直伸到對方的喉嚨

?。



不過琪琪可比那種熟女漂亮多了,精致的面龐下,顯得琪琪更加的淫蕩。



這時琪琪的嘴巴已經完全與詠雯的陰唇結合了,詠雯粗重的呼吸告訴我,琪琪

的舌頭肯定在她的陰道?打轉。



過了一小會,琪琪頭部後仰,可舌頭卻沒有縮回去,慢慢的從詠雯的肉穴?退

了出來,下巴上掛滿了詠雯陰道流出的淫液,當琪琪舌頭全部退出來之後,我深吸

了一口氣,因為,那長度肯定超過了六厘米長,因為伸出的長度特別長,所以舌尖

纖細,帶出來的淫液掛在舌尖上,讓浴室淫靡的氣氛高漲。



沒等我一口氣喘勻,琪琪迅速把舌頭又塞進了詠雯體內,眼睛還瞟了瞟我,仿

佛告訴我:「你的女優被我舌奸了呦。」



我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剛射過的雞巴,又有些?頭的跡象,不過連續幾日的

「連日」



告訴我,難度很大。



伴隨琪琪的「舌奸」,詠雯越來越興奮起來,嘴?「哦,啊」



的叫個不停。



琪琪也沒有放過她的意思,舌頭不斷進出的同時,一只手的食指竟然就著到處

的是的淫液,慢慢插入到了詠雯的後門。



我瞪大了眼睛,後門可是詠雯的進去,自從上次被榮基強幹了屁眼之後,她都

不讓我碰那?。



可這次,她不但沒反對妹妹的進入,反而迅速的大叫「來了啊……」,竟然迅

速高潮了。



而這個時候琪琪的舌頭還沒抽出來,噴湧而出的淫液直接噴了琪琪一嘴,順著

琪琪嘴巴流淌到了浴缸?。



「姐,你要嗆死我啊。」



琪琪退回舌頭,咳嗽了兩聲,使勁拍了一下詠雯的屁股嚷道。



「誰讓你的舌頭這麼利害,每次都被你舌奸到高潮。哼,我故意的!」



詠雯也不示弱。



說完轉身坐在浴缸?休息。



琪琪移動到我身邊,伸出舌頭讓我看了看長度,對我耳語說道:「姐夫,我的

舌頭進到過姐姐屁眼?哦,你的雞巴都沒進去過吧?」



我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琪琪,豎著大拇指對她說:「你比你姐厲害…

…」



琪琪做了個鬼臉,又細聲對我說:「可是它還沒進過男人的屁眼,姐夫有沒有

興趣呢?」



說完不等我回答,又回到了詠雯的身邊。



兩人繼續互摸了起來……留下滿臉差異的我。



而她們不愧是姐妹倆,互相十分的了解對方的身體,琪琪中間把詠雯弄得泄了

兩次身。



而令我驚訝的是,琪琪竟然途中用食指插進了詠雯的屁眼時候,一向討厭玩後

門的詠雯竟然不僅沒有反對,而且一臉舒服的樣子。



讓我很差異。



再加上琪琪告訴我她『舌奸』過詠雯的屁眼,讓我懷疑我是否沒有正確的開發

詠雯的身體,造成了『資源浪費』……三人洗漱完畢,回到我和詠雯的臥室,三個

人躺在一張大床上。



兩姐妹裸體簇擁在一起睡了。



留下旁邊一臉茫然的我。



夜深了,外面過往汽車呼嘯的聲音蓋住了姐妹倆平靜的呼吸,我扭頭看過去,

琪琪高聳的屁股沖著我,右手從後面摟著她姐姐的身體,抓在詠雯的一只豪乳上。



要是AV?這麼演,她們倆給人的感覺就是十足的女同啊。



我不禁感慨。



琪琪快要睡著時候嘟囔道:「姐,姐夫沒有你說的那麼強啊,一插一小時,剛

才十分鐘就噴了我一身。」



我剛要反抗,只聽詠雯輕聲說:「你那個絕品逼,你姐夫能堅持十分鐘就不錯

了,平常人估計進去就射,拔出來都來不及。」



琪琪笑著說:「是哦,在國外,白人佬每個都堅持不到半小時,害得我每次要

跟至少兩個人做才能滿足。」



我這?大感驚訝,這小妮子國人「精驗」



豐富。



詠雯又說道:「好啦,以後別跟白人佬做了,做多了,洞都松了。看你以後怎

麼辦。」



琪琪反對說:「哪有,插過的都說緊呢,而且我感覺,我的小肉穴每次被插之

後都更加緊。」



詠雯繼續說:「好啦,下周末讓他們見識見識你的極品逼,看看誰比你姐夫堅

持的時間長。」



琪琪終於不再發問。



我偷偷的把又勃起的陽具頂在琪琪屁股上,表達我的抗議,琪琪回過頭,借著

月光,我看到她張大了嘴,看了看我之後,興奮的握著我的雞巴用耳語偷偷跟我說

:「這麼快恢復,真厲害,一周後隨便你怎麼玩都行。」



說著,翻過身去,我這我雞巴的手拽著我堅硬的雞巴向著她的屁股湊了過去。



之後琪琪翹了翹屁股,拿著我的龜頭對準了他的屁眼上,做了兩個抽插動作後

,挪開了。



我當然明白琪琪的意思,原來,這小妮子的後門,是開放的……那我就忍一周

吧。



考驗自己一下。



等一周過去,看我怎麼懲罰你們倆。



右手撫摸著琪琪豐滿的腰肢,雞巴貼在琪琪屁股上,我也深深的睡了過去。



幾天連續的做愛十分疲勞,睡夢?,詠雯姐妹倆69姿勢摞在一起被輪番抽插

,我在旁邊拿著攝像機……下身腫脹的雞巴沒有女孩來安慰,因為,我被禁欲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