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肥胖的姨媽



我今年23歲了,生長在一個中等的城市剛畢業在一個私營企業工作,是做

造價方面的,對於我們這種剛畢業的大學生,就是幫別人套一下定額,有項目的

時候忙死人,有時閒的蛋痛啊。不說了,正轉吧。



由於本人的工資不高,加上我的一個的一個表姨媽在這個城市,她家在郊區

那裡的房子蠻大,我就在那裡居住了。本人長的比較還行,加上口才是一流的,

經常與姨媽聊天,加上姨夫在外開車長途送貨,經常不在家。對於我姨媽她36、

7 歲,有個孩子8 歲了是女兒,姨媽是個非常白淨的女人啊,中等身材,圓滾滾

的,臉盤子比較大,有點重下巴,人微胖,但是很勻稱。畢竟也是一個孩子的媽

了嗎。



在忙完一個項目後,老闆說沒什麼事了,放幾天假。而那天正是熱死人的時

候,下午4 點多到姨媽家,看到姨媽家有點亂,我就特意打掃了一下房間,說討

好吧,畢竟住在別人家嗎。中途這姨媽來了,滿頭大汗,看我在打掃房間,對我

笑了笑到洗手台去洗臉,我在後面擡起頭正看見姨媽的屁股,平時沒怎麼注意這

時看一眼我的老二可就不行了。那叫一個大啊,我見過的女人的屁股都是一個圓

球從中間分成兩半。可是姨媽的屁股卻是好像每一半屁股都是圓的,又是夏天,

我想大家都知道,女人的褲子薄的時候可以看見內褲。可是可能由於姨媽的屁股

實在太肥,我到沒看見內褲痕,卻見兩半屁股中間加著一團布條,可能是被肥腚

上的肉給撐進去的,內褲被姨媽的腚溝夾住,我簡直想在那個大白腚上咬一口。



這是我聽見姨媽在叫我,「小方啊,辛苦了,還要你打掃」。說著馬上就轉

過身來拿起桶裡的抹布擦。我說姨媽還是我來吧。「不用了,你也忙了這麼久,

讓我來吧」只見姨媽跪在地上,撅起她那肥胖的大屁股擦起地來。姨媽穿的是一

條瘦瘦的褲子上衣有短,於是一大段白白的腰就露了出來,底下還露出了一點褲

頭子,是紅色的花邊,那腰叫一個白啊,上面還橫著有一道一道的好像胖的撐出

來的紋路。那個大屁股更是顯眼了,我當時差點老二暴掉。從此我就迷上了我的

姨媽的屁股。



經過了幾個月的工作我憑借自己的努力終於爬到了中等管理層,小地方容易

混。



姨媽覺得我越來越有出息。看我的眼神都慢慢的改變了。我平時上網看慣了

偷窺的文章,總決的是假的,要讓我還真沒那膽。我雖然迷我的姨媽可是也就限

於用想像來五個打一個罷了。沒想到卻機會來了。由於姨媽家裡要裝修了,原來

的一個套間正在裝修,那邊的廁所也不能用了,只好用我這邊的。而我這邊廁所

的鎖裡面關不住,從外面都能打開。



終於有一天,我晚上起來上廁所,我來到廁所旁邊,看見廁所門挨著,有部

分是打開的。



我一看是姨媽,由於外面是黑的,裡面打開的燈我能看見姨媽蹲在那裡,可

能平時CS遊戲打多了,我腦子裡想的是「我能看見她的地方,她就能看見我」我

突然聽見了一陣小便的聲音。這個聲音刺激著我,我大著膽子來到旁邊,從縫裡

面瞄過去,這時我看見了一片白的晃眼的肥肉。我看見了一個女人生殖器。陰毛

不算少,一直長到屁眼,比中間一片黑紅色還有幾滴尿在滴下。小陰唇特大都長

到大陰唇的外邊來了,其實女人的小陰唇長出來一點沒什麼奇怪了,可是這個小

陰唇卻整個的冒了出來,也可能是由於蹲著的關係吧。姨媽的大陰唇很肥厚的都

看不出邊了。跟大腿的肉連成一塊。我看有人看女人比的時候都是先描寫大陰唇

在寫小陰唇,那一看就外行就是假的。男人看女人的比第一眼看的是中間。被日

過的女人的大陰唇都閉不嚴了,所以我們先看到的是小陰唇。我看到的就是兩片

黑紅的皺吧拉及的兩片小陰唇忽閃忽閃的抖。本來我聽見來人就把我的尿硬憋回

去了,現在老二又硬的不行,可把我難受死了。我又看見了姨媽的腚眼,皺皺的

不是圓的是橢圓的,黑紅黑紅的,可能被日不少次了吧在不就是拔干拔的(便密)。



這是她的屁眼逐漸的向外鼓我簡直驚呆了,不知道你們見過女人大便沒,只

見屁眼突出了足有兩公分把周圍的皺折都撐平了好像一個火山口一樣,中間一個

黑黑的屎頭子在努力的向外擠,還有熱氣從屁眼中微微的冒出來,可能是拔干,

就這樣奮鬥了大約一分鐘還沒拉出來,這時聽見姨媽長出了一口氣,頓時腚眼就

縮了回去黑屎頭也不見了,可是在屁眼上留下了一些大便,還冒熱氣呢。我正以

為那個姨媽要第二輪的努力了呢,可是卻聽見姨媽在翻包。又聽見指甲剪剪東西

的聲音。我正納悶兒。就見姨媽伸下一隻手來把住自己的一般屁股使勁向外掰,

屁眼也向一邊裂開去。另一隻手拿著一個通便靈,就是透明的形狀向一滴水的那

個藥。姨媽把塑料藥瓶的頭向腚眼塞去,只見全插進去後姨媽慢慢使勁捏,一瓶

的藥水都進了自己的肛門。姨媽拔掉藥瓶,丟在坑裡,就在這時把我嚇了一大跳,

只見姨媽的屁眼很快的張開那個黑黑的屎頭子一下子就衝了出來上面還有一層透

明的黏液。



熱氣更濃了,一股奇臭的味道向我湧來。那個屎頭子足有一次性杯子底那麼

粗,還不斷直直的掛在她的屁眼上,這時姨媽使勁的把屁眼一夾就把那粗個屎頭

子切斷了。然後姨媽又拉起了黃屎速度奇快的從腚眼中冒出來,還「僕僕」的不

停的有臭屁出來伴奏。黃色的比較稀噴的到處都是,可能叫屁打的。姨媽又長出

了一口氣,然後又蹲了蹲。搖了搖屁股,就掏出紙來擦了屁股,還擦了兩邊。就

站起來提內褲了。看的時候我沒害怕,可是姨媽一站起來我又害怕了起來,只盼

望著她沒注意外面。



我馬上走到另一個房間這時我才感覺到我小弟弟憋的難過,又是尿又是充血,

我提心吊膽的等姨媽出了廁所門我才悄悄再進去。我滿滿腦子亂及了,又害怕又

緊張。總覺的姨媽看見我了。我平靜了一下心情。



我從此更想我的姨媽了。由於姨夫長期在外跑車,晚上經常只有姨媽跟自己

女兒在一起,其實姨夫姨媽他們兩人不像有的夫妻,一有了錢就男的嫖女的偷的,

他們感情不錯,姨夫不在家大都是工作的原因。所以我也不可能一下子介入。



由於住久了,我非常討姨媽的喜歡有些限制及的玩笑也敢開了,我也不時的

不傷大雅的說一些黃色的笑話,其實我知道像我姨媽這樣的女人是絕對風騷的。

我先裝的感情上有問題來請教她,她也樂的當個長輩來開導我。



你要知道男女一談到感情問題就容易把兩人的距離消除,最後我說我性的煩

惱,姨媽還不好意思,後來也就習慣了。一次我晚上剛下班回來只見姨媽穿著一

條秋褲,一件紅點白底的上衣。「你先坐,外邊挺冷的吧。」「是啊冷的要命呢。」

這是姨夫也從裡屋出來了,我一看趕忙站起來「姨夫,在家啊。」「吆,小方來

了,坐。我跑車去了。」姨媽出去送姨夫去了,我放下文件包突然想尿尿,我起

身到了廁所,剛尿了一半正對著馬桶甩我的吊呢。



就見廁所門一下被推開了,姨媽站在門口一臉驚訝的看著我,她臉突然紅了

「對不起,對不起」姨媽趕忙推出,我也吃驚不小,腳下一滑手又沒扶住邊上的

洗手盆「啪」一個屁墩就摔那了。同志們啊,大理石的地面啊,把我的屁股都摔

麻了。姨媽一聽有異響,又開門近來了但馬上又反應過來,我還沒提上褲子呢,

姨媽又要退出去,我心裡馬上轉了好幾轉。「哎吆啊,我可能是扭到腰了,姨媽,

你能幫我嗎?」「可是你……」「哎吆啊,疼啊!」女人都是心軟的,何況我們

親戚關係呢。姨媽進來把我扶起來,我順勢靠在姨媽肥軟的身體上,我的褲子一

下就到了腳面子。



「啊,你的……」「我疼啊,你幫我吧!」姨媽用肩膀頂著我彎腰去給我提

褲子,我心理想啊,你也夠浪的啊,她彎下腰嘴正好跟我的小弟弟一樣高,我順

勢把小弟弟望前一送一下就碰在了她的腮幫子上,我的老二一下子就挺的繃硬了,

姨媽一看臉一下子紅了說:「你還這麼不老實啊。」



「都是因為姨媽你太美了」,我順勢抱住了姨媽,「啊,你的腰不痛了啊!」



我沒容姨媽說話馬上用我的嘴堵住姨媽的嘴,手伸進內衣去摸姨媽的肥奶,

姨媽馬上推開我,但我多大力啊。姨媽正色道:「你要幹嗎!」



我說:「我想你很久了,我愛你啊。」「不行!!!」姨媽努力掙扎,我由

於褲子絆腳又碰到姨媽反抗所以更大力的摟住姨媽。我當時也不知道哪來的膽。



我撲通一下子跪在姨媽的腳下,用胳膊抱這姨媽的大腿,我把臉貼在姨媽的

大腿上,拚命的說「對不起,可我是真的愛你啊~ !」女人總是心軟的,我當時

其實怕的要命,怕姨媽喊出聲來。「你起來。」「不,你不答應我就不起來」

「你先放開我啊!」「不,你就答應了我吧。」「那你起來吧。」我當時的心一

下子放了下來。



「太好了,姨媽也憋了很久吧,應該也挺想挨操。」我心裡說。我站起來,

一把抱住姨媽,瘋狂的吻姨媽軟綿綿的倒了下去,其實我只是想表示一下我的男

人氣概,可是誰知卻做的那麼粗暴。姨媽「恩……!」的呻吟了出來,我一把脫

了姨媽的秋褲,我的天那,姨媽連內褲都沒穿,一片黑黑的捲曲的比毛,兩條肥

白圓滾的大腿,我把姨媽的大腿用力分開,終於看到了我夢寐以求的東西--白、

肥,紅黑的小陰唇長長的足有四指長,全部露出在大陰唇的外邊,粘乎乎的,油

光發亮。大陰唇肥的簡直不像兩片唇了,每一邊足有一本中學語文課本厚。上面

陰毛不多。我寫的是一個真實的故事,有的書裡一說到男人的陰莖就18公分長,

一把攥不過來。我不知道那是不是真的,但我是一個典型的中國男人,我的小弟

弟只有16厘米長粗細我不好比喻,反正一把可以攥過來,不然就沒法打手槍了,

我的耐力還行。



我有脫了姨媽的上衣,乳罩沒帶,兩個大又圓的奶子有點軟,姨媽躺著,奶

子淌到了兩邊的肋骨上,奶頭子又紅又大,足有一公分長,乳暈很大,上面有不

少的小疙瘩我一口親了上去,--軟啊,香香的,一把攥上去軟的像一個水球,

顫顫的,我的五個手指頭到埋了進去。我一點一點的往下親,我心裡也想馬上操

進去,可是不行啊,第一次一定要讓姨媽滿意,我終於親到了姨媽的陰戶,我分

開姨媽的大腿,姨媽的大陰唇跟著就自個開了露出了裡面的一切,小陰唇聳拉著,

亂亂的我沒法比喻,把粘粘的小陰唇扒開看到了姨媽的陰道,一個有大拇指粗的

口子,突然裡面「撲」的一聲冒出了一股氣,噴在我臉上。紅紅的陰道口,一開

一合的。



我馬上用舌頭舔了上去,酸酸的,說實話一點也不好吃。可是我還是拚命的

吸,拚命的舔,姨媽的屁股也僵硬的擡了起來。「浪了吧,憋了很久的性慾!」

我心理說。



姨媽這一擡,我的嘴碰到了姨媽的肛門,我一看,就是那天的那個屁眼,黑

黑的,向外突著周圍的皺折象揉皺了的衛生紙。還有一股臭臭的味道,其實這要

是我別人的我就一巴掌拍到她的屁股上說「去洗,臭死了」可是這是姨媽我,我

要把她伺候好,其實我當時還有點高興我舔上了姨媽的腚眼,鹹鹹的。確實不好

吃。



可是當時我特興奮。



我把舌頭插進了姨媽的腚眼,姨媽的屁眼一陣收縮夾的我舌頭都疼了。我一

使勁抽了出來。這時,姨媽突然放了一個響屁,把屎渣子噴的我滿臉。我用臉在

姨媽的大腿上把臉擦乾淨。可是還是有一股子臭味。姨媽紅著臉看了看我,「對

不起,我從結婚以後就沒被親過屁眼,我太興奮了。」「好香啊,姨媽你這浪比,

我喜歡。」我的膽子突然大的連我都害怕了。可是姨媽卻浪的沒法子用語言來表

達了。



姨媽把自己脫的跟一個白羊似的,四肢著地把那個碩大的屁股,撅起來衝著

我的臉,兩個大白吊瓜似的奶子吊在胸前,兩個奶頭子黑紅黑紅的,「快啊,快

親我的屁眼,用裡,摳我的比,使勁……」我忍著臭氣,把我的嘴又貼在了姨媽

的臭屁眼上,我用力的咂,眼看就咂出屎來了。



「不行了。不行了……」姨媽顫抖著聲音說「我要拉了,我的腚眼好漲啊,

我要拉了……」我又使勁咂了一大口就趕緊拿開我的臉。我剛拿開,就在最近的

距離看見姨媽的大黑屁眼子肉「突」的突出了一大截,一塊黑黑黃黃的屎橛子露

出頭來,上面還好像有沒消化的午飯渣滓。把屁眼周圍的肉紋都撐的看不到了,

屎橛子慢慢的往外出,我不敢相信那麼粗的屎橛子可以從姨媽的屁眼裡出來,我

真的小看了女人的身體了。屎橛子出好長了還沒斷,噹啷在姨媽的屁股上像一條

粗粗的尾巴。



「啊……我……屁眼好漲啊,疼,我使不上勁了……幫我啊!……」我都傻

了,於是我伸手抓住姨媽的屁股兩邊的肥肉,使勁向兩邊掰,把個深深的裂縫都

掰平了。姨媽的屁眼更突出了,可是還是拉不出來,「幫我往外拽啊,塊啊,好

疼啊,我的屁眼裂了……」



於是我把手抓住屎橛子的根部嚮往一拽沒想到屎的韌性那麼強,「嘩啦……」

的一下子我從姨媽的屁股裡扯出了長長的粗粗的大便。姨媽的屁眼還沒合上了,

可是馬上又突然展開了一股黃屎湯「噗噗的」淌了出來我趕快到水管沖了手又拿

起水龍頭,把水壓開到最大,沖姨媽的屁股衝了過去。姨媽撅著屁股在哪爬著。

我像洗豬圈裡的小母豬似的,衝著姨媽的大屁股。「好舒服啊,好久沒這麼好過

了。」



姨媽拉完了屎就癱在了地上,但屁眼裡還不罷休的放了一串子響屁,那聲音

跟放小鞭似的。我看見姨媽的尿道還流出了一股黃黃的騷尿。「姨媽你拉完了嗎?」

我故意關心的問。



「恩……」姨媽已經爽的喘不動氣了,姨媽慢慢的哼哼著說:「給我沖乾淨

吧,髒人,你不嫌棄我吧?」



我當然不會,因為我的老二硬的跟橡皮警棍似的,我還沒達到目的呢:「怎

麼會呢,來我給你洗乾淨。」姨媽聽話的把自己的肥臀撅的更高,把個白白的兩

半肥肉裂的開開的,中間的那道溝都平了,只有一個屁眼還提醒著我這是一個女

人的屁股。



我把水開到最大,對準那個碩大的屁股清潔起來。我用的是溫水,廁所裡一

股子姨媽的屎臭氣。我費了好大的勁才清洗完畢。我說:「姨媽你到是爽了可是

我的弟弟還硬的難受呢?你不給我解決解決嗎?」



姨媽嗲聲嗲氣的說:「壞啊,人家醜的地方你都看光了卻又來說人家,不來

了。」



我一把抱起姨媽,說實話,夠重的,別看姨媽才1 、62的身材,可是那一身

肥肉卻添份量。我懷裡的姨媽軟軟的,滑滑的,像一隻肥鵝一樣,姨媽兩隻手環

著我的脖子,我用力用手抱著姨媽,姨媽的屁股正好坐在我的雞巴上,把我的龜

頭磨的癢的難受。



姨媽瞇起眼,斜著用眼角瞟著我,酸酸的說:「哎丫,底下有個什麼東西,

頂的人家屁股好難受啊。」



我心裡想,「你她媽的得了便宜還賣乖,」



我故意把那個東西往上頂了頂,「啊吆!」它還使壞呢,我看著她這個騷樣

三步兩步就跑到臥室。把姨媽我床上一扔,自己就壓了上去。



姨媽一把抓住我的老二說:「這是什麼啊?」我看她浪的沒樣就打趣道:

「你小叔子啊,怎麼連自家人都不認識了啊?(我是他男人,它是我小弟,所以

說它是她小叔子」



姨媽臉突然紅了,紅的跟國旗似的:「你真壞,把人家都弄這樣了還笑人家,」

說著就要去咬我的寶貝。我豈能讓姨媽咬到。我一蹁腿,就騎在了姨媽的臉上把

個老二狠命的插下去,姨媽張著大嘴迎接它。雖說本人的老二還行,頂到女人的

喉嚨還是夠的。



這一下我可是舒服了,姨媽卻把頭偏開咳嗽起來。



「哎呀,你個不要命的,戳死我了!^ 咳咳!」我不管姨媽一把抱起姨媽的

白腚,把頭插到她的兩腿中間去,她自己把兩條肥肥的大腿張的成了一字形,中

間那個臊氣沖天的黑紅的生殖器露了出來。



我們在廁所偷窺時已經見過了,可是那時燈光混暗,看的不是太仔細。現在

我可是有機會好好看看了,小陰唇突出了來,卷的跟花卷似的。我扒開小陰唇時

外面的兩片比皮兒早是分開的了。肥白的很,上面滿滿的比毛。小陰唇一分開,

一股子騷氣就冒了出來。我看見了紅紅的大陰道口,張的跟什麼似的,尿道的眼

子也大的出奇,要知道我從網上見過的女人的尿道都是小的可憐的。那個褐屁眼

我早就領教過了。



但這時它還在一嘬一嘬的。我用嘴貼了上去用力咂了起來。我擡氣頭說:

「你屎也拉了,尿也尿了,現在應該沒東西了吧!」



姨媽擡起頭衝我喊到:「你要親就趕快,人家的羞羞難受這呢,那麼多廢話。」



「吆!你個小淫婦,等著!」



我一張嘴就把她的比全捂在了嘴裡,用力咂了起來,還不時把小比唇咬起大

長長,一鬆嘴「啪」的打會去,這時姨媽都會一哆嗦。她一把攥住我的老兒滿意

的說:「哇比你姨夫的大呢。」我說:「你量過啊?」姨媽把把我推開,到床頭

拿了一隻軟尺說:「你姨夫的有14厘米長,我量量你的。」說著把我的吊擼在手

裡上下擼了幾下,把個龜頭擼的紅紅的,她低下頭,張開大嘴在龜頭上旋套起來。



查點把我爽死。姨媽給我量了吊。說:「看吧,16.5厘米,比你姨夫的長啊,

龜頭但沒他大。」我心裡不願意了,一把把她抱住摔在床上,扒開大腿把個比突

了出來,用力插了進去,裡面已經是淫水橫淌,我那東西就跟抹了黃油似的「出

溜」一下子就進了個到底。「啊!你個死鬼!」姨媽被我一下子插入弄的喊了出

來。我用力的戳,當然還用腦力,我知道女人的陰道上面有一個敏感點,我就用

力去磨。姨媽果然,哼哼起來:「哎吆,你個死鬼,怎麼戳的啊,戳我哪呢這是,

哎吆,我的心子,啊、啊……」我今天特興奮,所以馬上就想射了。



「不好」我心裡想,我又努力堅持,舌頭砥柱上鄂,心裡想別的。姨媽可能

是從來沒被操過那,只見她跟打擺子似的哆嗦起來,兩眼閉的緊緊的,奶頭子紅

的厲害奶子漲的鼓鼓的。我知道她高潮了於是我也忍不住了,一下子尿了泡精,

姨媽用力的抱著我喘著,我也壓在她身上不動了。



過了一會兒她問:「你射了嗎?」我說:「射了。」「啊,人家還想要呢,

不過剛才你戳的我哪啊,好舒坦啊。人家還要啊,你快硬起來。」姨媽一動屁股

我的老兒從她的陰道裡滑了出來。老二上粘了白白的一層淫液黏糊糊的。姨媽一

口叼起我的龜頭嘬了起來,弄的我好不難受。



「啊,你輕點啊,你以為這是什麼啊。」我急忙說。姨媽含著我的吊嘟嘟囔

囔的說:「誰叫你這麼快就蔫兒了啊,看你這麼年輕力壯的。」我一聽這話心裡

不是滋味。我假裝生氣的要起來,姨媽咬著我的龜頭不鬆口,疼的我「啊!」的

一聲叫了出來,「你個淫婦,說我不行還咬著我的寶貝不放。」姨媽白了我一眼:

「你看,我都只是說了一句你就這麼大的火,人家就是還想要嗎。」不知道各位

有機會看過三十六七歲的女人發騷沒有,那股子騷勁可真是不得了啊,姨媽有一

張圓白的大臉,一雙單眼皮的小眼睛,鼻子小的很,鼻樑有點兒趴,嘴巴比較大

嘴唇厚厚的。由於臉大,眼睛鼻子小,顯的姨媽的臉更加的白淨豐滿兩個腮幫子

白白胖胖的。讓人看了就想咬一口,不知為什麼我看著姨媽的腮幫子卻想起了她

的白屁股。我使勁揉著她的一身白肥肉,那身肥肉跟涼粉似的,顫顫的動來動去。



我把手伸進她的屁股溝,擠開肥肉摸索到了肛門,姨媽的肛門是向外突出的,

可能是剛才拉屎用力過大吧,那小小的肛門突成了一個中間凹下去的小球。



硬硬的。姨媽發現我在摸她的腚眼擡起頭來說:「我底下有一個小豆豆,拉

屎用力大了就突出來,看醫生說是直腸輕度脫落,你輕點啊。」我用手捏著她的

外露的直腸說:「啊,這麼嚴重啊,你怎麼弄的啊?你沒到醫院看看?」姨媽說:

「看了,醫生說是中度脫肛症,要常往屁眼裡插東西夾,來鍛煉屁眼周圍肌肉的

力量。我心理說你老娘捅屁眼的時候你還在想你老媽的奶呢!我也就沒聽醫生胡

說,再說又不痛不癢的,也就算了。」我聽了後把姨媽翻過來,讓她撅高自己的

大屁股,兩手用力向外扒開腚幫子肉。我用嘴含起她的直腸嘬了起來。姨媽大呼

小叫的:「啊,啊,你幹嗎啊,別啊,難受,哎呀哎呀,不行了……」我用舌頭

給她往裡頂,可是用不上力,於是我跪在姨媽屁股後面把個幾把頂在她的肛門上

一使勁就連幾把帶直腸全頂了進去。



姨媽「啊」的一聲說:「你個冤家,可把你姑奶奶捅死了,我的腚眼都那樣

了你還操。你還讓不讓人家活了啊。」



我邊使勁抽邊說:「我這是謹遵醫囑呢,給你的屁眼找個東西夾啊,鍛煉肌

肉嗎?」



姨媽說:「啊吆啊,就你會說,難受的不是你們男人吧!」我也不管她了我

就使勁的操,姨媽在底下晃著屁股頂我,奶子甩的跟耍大龍似的。



渾身的肥肉顫顫抖抖、哆哆嗦嗦的跟果凍似的。我插進去的時候全頂到底,

抽出來時只剩一個龜頭在裡面,可是每次都有一段大腸跟著我出來進去的,刮來

刮去把姨媽的屁眼子上留下了一圈粘屎,黃黃的,都磨起了泡了。



一股淡淡的臭味刺激著我。我最後在姨媽的屁眼裡射了。我抽出我的弟弟上

面滿滿的都是姨媽的黃屎嘎渣。龜頭溝裡特多好像一個耙子耙出來的一樣。我抽

出來的時候姨媽的直腸也跟著出來的,我的吊都抽出屁眼了可是那截直腸還包著

我的龜頭不放,好像穿衣服時毛衣的袖子翻了過來。直腸上厚厚的一層屎,我找

了一卷衛生紙先把自己的擦乾淨。又把姨媽的大腸擦乾淨,然後給她托了進去。



她的屁眼一縮一縮的把大腸吃了進去。我由於連著射了兩遍,弟弟有點疼,

可是這個姨媽騷女人好像還是沒滿足。我最後只好用舌頭滿足了她。我心裡想:

「看樣子以後的性慾有地方解決了。」我看著跪在床上把頭埋在我大腿根裡的姨

媽風騷女人,心裡突然有一種奇怪的感覺:「女人都是這麼浪嗎?」突然之間我

覺得害怕起來:「姨夫發現了怎麼辦?雖然跟姨媽沒直接血親關係,但家裡人發

現了怎麼辦?……」



我暈忽忽的躺在了床上,大家都知道男人出來一便精液就累了要是連著出來

兩邊或三邊就是有個天仙放在你臉前你也不會心動。女人可就不一樣了,她們可

以連續出精好幾邊,而且越來越厲害當然也是有次數的。但那個次數絕對不是我

們男人能比了的。我昏昏欲睡。



我看著在我身上不住蹲腚的姨媽。忍不住問到:「生孩子疼嗎?」姨媽氣喘

籲籲的說:「疼啊,你們男人的吊才多大,孩子頭可是大呢。都把我底下撐裂了。

還做的會陰側切呢。」



我問:「那還有疤嗎?」姨媽說:「不知道,後來就不注意了。」我說:

「我看看!」姨媽說:「那有什麼好看的。你願意看就看吧!」說著掉轉過身子

把個大屁股放在我臉上。粘了我一臉的黏液。我趕忙拖起她的大屁股。仔細的看

陰道欲肛門的結合處。



根本看不太出來有疤。我說:「你恢復的挺好啊,一點也看不出來。」我卻

看到姨媽的牝戶裂的大大的裡面的紅肉都翻了出來,兩片大陰唇都被蓋住了。那

個屁眼子上還掛達著一小快直腸,上面還有一些黃黃的屎。我趕忙說:「你是不

是又拉屎了。」姨媽衝我說:「沒啊,我只是覺的屁股眼兒那癢,就使了點勁啊

。怎麼了?」我用手在她的屎眼上抹了一把。放到她鼻子底下說:「怎麼了,你

自己聞聞看。」姨媽趕忙躲開:「髒死了,快擦了。」我說:「你自己的你還閒

臭啊。」姨媽紅著臉說:「那也是屎啊。」我們作了有兩個小時。



從那以後我們經常晚上在一起。直到我在市區買了一套房子後,但我們還是

斷斷續續保持這種關係,互相滿足這種變態的愛好吧。姨媽也願意偷偷摸摸的與

我在一起做愛,因為她說:「你這種變態的愛好,我也很喜歡,特別喜歡在做愛

時,看到一個比自己小十幾歲的青年看她拉屎,她感覺心裡非常滿足」。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