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不识本站,上遍色站也枉然


点击查看最新福利网站大全

福利网站大全
少龙的奇遇



草原之爱经过了这么多年在秦国心惊胆跳的生活,项少龙他们终于得到了他们应得的回报自从他们在秦国小盘手中逃到塞外这个世外桃源后,他和娇妻儿子们就一直过着他们遏望以久的神仙生活。在无须每天都要为自己安全担心的情况下,时间似乎过得特别快,转眼间己经过了半年了。



这日,项少龙和几位娇妻骑着马在这一望无际的草原漫步。项少龙看着这绿草如茵的大平原,不禁回想起当初在赵国认识乌廷芳时也是在这样的草原上得到了这位美人宝贵的第一次。想到了这里,项少龙不禁向乌廷芳上下打量,这位天姿国色的美女比当年成熟多了,身上无论每一处地方都散法着女人味,虽然和这美女成亲多年,但那动人的胸脯和诱人的小蛮腰依然使项少龙看傻了眼。



这时,乌廷芳也感觉到项少龙那股色迷迷的眼光,嗔道:“少龙啊!你那些是什么眼光?看得人家一身都不自在嘛!”



项少龙这时来到她身旁,在她耳边柔声道:“我的乌大小姐可曾记得是怎样成为项少龙的女人呢,我记得好像是在同现在一样的野外大草原呢!”



乌廷芳听后脸上马上浮上两片红晕,娇羞大嗔道:“你好啊!一大清早就欺负人家,那次是你强来的啊!人家那时还挣扎得厉害呢!”



说罢娇媚地白了项少龙一眼,看得项少龙心神都醉了。项少龙接着道:“那么廷芳何时再让我项某人再一次在荒野来一趟草原之爱呢?”



话说完了不等乌廷芳反应,一手将她从坐骑抱到自己怀内,然后指挥马儿向前冲去,将纪嫣然、琴清、赵致们远远抛到后方。



乌廷芳在项少龙怀内大羞下拼命挣扎,项少龙嘻嘻地道:“廷芳如果再这样激动的话,我可要马上叫停马儿在这里进行我们的壮举了。那时恐怕嫣然、致致们己经赶到,欣赏着我们这场草原之爱呢!到了那时乌大小姐可不要怪我哦!”



乌廷芳大羞道:“少龙你好啊!一大清早调戏人家还不够,还在嫣然姐、清姐和致致面前拐了人家出来,还说什么草原之……人家不说了,我可不依啊!”



说罢不依地在项少龙怀内摇动着身子,不过倒没有刚才那么大动作了,似乎是直得怕项少龙会停下马来。



项少龙清楚地感到怀内的可人儿丰满和富有弹性的肉体,而当这美女在怀内摆动着身子时,那种销魂入骨的感觉不禁使他有了男性的应有反应,在他怀内的娇妻亦马上感到了这突变,红晕马上涌到了俏脸上,羞道:“少龙你坏透了!”



项少龙将娇软无力的乌廷芳抱下马来,然后温柔地把她放在柔软的草地里,伏在她身上在她耳边道:“廷芳放心好了,在这里嫣然她们没有一时三刻也不会发现我们的,我们可以放心在这儿享受我们的二人世界了。”



乌廷芳还没有回应,项少龙已熟练地把大手伸入衣服内,肆意地抚弄着那丰满的胸脯,一张嘴亦不断吻着那娇嫩耳珠和俏脸,经不起那不断爱抚着她身体各个敏感部位的大手和那张不停在耳边说着甜蜜情话的嘴巴,乌廷芳再也忍不住,玉臂抱紧着爱郎,口中发出令人销魂入骨的娇吟,肉体不断和项少龙磨擦着。



随着两人的衣物逐一减少,项少龙的大手亦越来越放肆地爱抚怀中美女的禁地,乌廷芳早在项少龙的手口夹攻下进入了只有情欲的世界,闭上美目享受着那一股一股发自体内的快感。



偏偏这时项少龙停止了进攻,轻轻地吻着那动人的耳珠,故意道:“不知现在廷芳要我强来还是要我守君子之礼呢?”



乌廷芳还在享受着情欲带给她的快感,勉强睁开媚目,知道眼前的男子是为她早前的说话报仇,白了他一眼后嗔道:“你喜欢怎样便怎样吧!何况我这次也是给你拐出来的呢,嘻!”



然后看着面前睁大双眼瞪着自己的爱郎,深情地道:“项郎啊,芳儿认输了,芳儿要啊!”



说后主动地用香臂缠着爱郎,用香唇给了项少龙一个长长的吻。



项少龙仍是不放过她道:“芳儿要什么呢?”



乌廷芳听后羞得把俏面埋入了夫郎怀里,蚊声细细道:“芳儿要项郎你爱人家嘛!”



美人恩宠再加上项少龙亦极爱这怀中美女,项少龙马上回复了大手的活动,当两人将身上连最后的防线也解随后,项少龙温柔地进入了怀中美女的身体,除着那一次一次的冲激,乌廷芳死命地缠着爱郎,完全忘我地迎合和享受项少龙带给她的无限快感!



云雨过后,项少龙温柔地抱紧怀中娇妻,不时吻着她那带着幸福和满足的俏脸,乌廷芳亦欢喜地送上香吻。



项少龙在娇妻耳边道:“不知廷芳认为赵国草原快乐些还是塞外草原快乐些呢?”



脸上映上红霞,美艳不可方物的乌廷芳含羞道:“和项郎一起,每次都使廷芳快乐得要死呢!”



说罢在项少龙脸上轻轻们吻了一下。



项少龙的魂魄就好像给这美女勾去了,心醉道:“幸好当年我率先在小姐府上的花园得到了乌大小姐的初吻,然后再在瀑布旁获得了乌大小姐宝贵的贞操,否则今天我也没有机会听那么动人的情话了。”



乌廷芳听到爱郎提到当年自已的羞人往事,面红耳热但又欢喜地听着项少龙的每一句话,双臂更不由自主地抱紧爱郎。



项少龙见娇妻似是动了情,大手也开始不规矩起来,正当两人缠得不可开交时,项少龙听到了纪嫣然和众妻子寻夫的声音,项少龙悄悄地在乌廷芳耳边道:“我看嫣然快找到我们了,廷芳还想继续吗?”



说罢乌廷芳用了项少龙前所未见的速度向散落在草地上的衣物弹去。



当乌廷芳用那最快速度穿上散落才草地各处的衣物时,项少龙则懒洋洋地望向因怕羞事给纪嫣然她们知道而心急万分的娇妻。悠然自得地道:“廷芳可不用心急呢!万事有你这夫君我担当!顶多我给嫣然她们解释说我们误踏中一个大蚁窝,而我们只不过宽衣驱蚁罢了!”



一面说话,一面上下打量着正在穿衣但又秀发散乱、衣衫不整的诱人美女。



乌廷芳听后跺了跺足,大嗔道:“天下第一大蠢蛋才会信你那些鬼话呢!人家现在心急到不得了,你还用这种眼光看人家!我可不依啊!”



项少龙故意地道:“是真的这么心急嘛?不如廷芳让我听听你的心跳声,让我知道我的大美人有几心急吧!”



然后装作急色的样子向那动人的胸脯望去。



乌廷芳见状,大羞道:“项少龙啊,你刚刚欺负完人家还不够,到现在还不肯放过人家!”



接着撒娇道:“我不理啊!如果你再不把那些眼光收下和马上穿衣的话,我以后再不理你了!”



项少龙也知道时间也差不多了,一声领命后,用比乌廷芳更快的速度拾起地上的衣服,迅速地穿在自已身上。乌廷芳见爱郎这一番做作后,亦不禁给他逗得“噗哧”娇笑。



当纪嫣然、琴清和赵致她们在附近寻夫时,项少龙便和乌廷芳共乘一骑的出现在不远处的草林外,赵致见后喜道:“他们在那边呢!”



接着众女应了一声,策骑往项少龙那方向奔去。



当众人会合后,众女都不由自主地用询问眼光望向面前这对男女,赵致更忍不住问道:“少龙啊,你刚才和廷芳去了那里?害得我们四处找你们呢!”



这时纪嫣然接口道:“我想呢,我们的夫君大人定是和廷芳去了一处地方欣赏风景了。”



横了项少龙一个千娇百媚的白眼,再用一个似笑非笑的眼光望向乌廷芳。



乌廷芳似是想起了刚才和项少龙的缠绵,又或是受不住纪嫣然的眼光,面露红晕,嗔道:“嫣然姐不要用这种眼光看人家嘛,我和少龙什么也没做过哦!”



众女似乎还没有放弃追问的意思,琴清这时向项少龙撒娇道:“少龙哦,廷芳和嫣然说的是不是事实啊,你们真的去了看风景?那为何不和我们一道去啊,你可偏心啊!”



项少龙给这倾国美人撒娇撒得心都醉了,口中却道:“你们不如去问问廷芳吧,不过知道事实后可不要反侮而不和我一同去啊,廷芳你说是吗?”



乌廷芳这时已离开项少龙的坐骑,回到自己马上,听了项少龙的说话后不依道:“项郎你好呀!”



而这时众女亦将目标由项少龙移到了乌廷芳处,正准备向她发问时,这悄佳人已策马向前冲去,而众女亦嘻嘻哈哈地向她追去,将项少龙留在原地,项少龙幸福地笑了一笑后,亦全速向那群美女追去。



当晚在项少龙和众妻儿在府内共进晚膳,项少龙突来奇想道:“不知各位贤妻可有兴趣试一道新菜式?”



众女奇道:“什么新菜式哦?”



项少龙接着道:“这菜就特别了,连用来吃它的食具也不同呢?”



这时连纪才女亦忍不住道:“什么菜要连食具都不一样呢,我们的夫君不知又有什么怪主意了!”



这时众女亦起哄,又撒娇又不依地向项少龙追问那是什么的一道菜。项少龙却偏偏道:“你们等着睢吧,到时你们便知道了,现在让你们猜猜才有情趣嘛!”



说罢急急用完了膳,出门去找和他们一同移居到塞外的匠丈清叔了。



其实项少龙那道新菜式说穿了只不过是一顿西餐罢了,什么新食具也只不过是刀和叉子,对来自现代的他这只不过是一顿非常普道的菜式,但在秦朝这个年代,这个“新”菜式可算是最特别的了。现在他就是要向清叔请教他如果做出这些餐具和希望自已的厨艺没有生疏了吧。



清叔早就习惯了项少龙那些古怪的念头,项少龙向他请教了和定下刀叉的图样后,便返回府内,那时时间也不早了,众女亦各自回房休息了,项少龙也想沐浴后回房,当他步行到浴室时,听到室内传来沥沥的水声。



项少龙童心突起,顺手拾了一片带有尖角的小石,在窗布中刺了一个小洞,然后静悄悄地用单眼向室内望去。



正在沐浴的美人儿原来就是艳名远播,才智和美貌双全的纪嫣然,只见这大美人正在祼露着那晶莹剔透的雪白胴体,闭上美目在享受着浴池内的热水带来的舒服感觉。过了一会后,纪嫣然便开始为自己洗涤身子。



项少龙在窗外只见娇妻的玉手在她那会令任何男人都会迷倒的动人又富有弹性的酥胸上下磨擦,令那漂亮的胸脯上下颤动着,害得项少龙差点便要冲入室内把这美女抱入怀内,当项少龙再次慑定心神向室内望去时,才女已将玉手移到了那修长的玉腿,正在悠然自得地为自己洗擦着,而当玉手抹到那只属于项少龙的禁地时,檀口亦不由自主地发出“啊”的一声娇吟。



项少龙那还忍得住,静悄悄地步进了浴室,而这时纪嫣然亦站了起来背着项少龙正想拿乾布抹乾身子,冷不防一个火热的身体从后方把她抱着,还不及反应时,身子已被转了过来,香唇也被人重重地吻着。



纪嫣然在不知被谁人强吻而惊惶失措地在项少龙怀内大力挣扎,那知因那激烈的动作而使赤裸的胴体在项少龙怀里剧烈地磨擦着,这一番挣扎反令项少龙更加热烈地吻着这动人美女。



纪嫣然大力地推开了正侵犯着她的项少龙,玉手护着诱人的身体,睁大带着惊慌的美目望向那人,定了定神后才发现站在面前的不是别人,而是项少龙时,才大大松了口气,拍了拍酥胸嗔怒道:“项少龙你是不是想吓坏嫣然?人家差点儿给你吓死了,是不是那时才高兴呢!”



说罢不依地跺了跺足,狠狠地白了项少龙一眼。



项少龙这时却不怀好意道:“嘿!我的纪才女可没有这样胆小呢!要不是当年才女就不会假冒奉了大王之命,独自在荒野挑战你夫君我了!不过嫣然可曾想过,如我那时不守什么君子之礼而大占才女便宜的话,才女那就惨了!”



接着装出像想通了一事而大声道:“啊!我想通了!才女本就想项某人大占其便宜,不然也不用车夫回避了!我项少龙真是糊涂了,害得嫣然要等到在邯郸才有机会被我占便宜,嫣然啊,项少龙累你久等了!”



说罢笑着装作向还是赤裸的纪嫣然行礼。



纪嫣然自然知道项少龙特意调笑自己当年受不住相思之苦,在邯郸不故一切向面前这男子以身相许的往事,大羞嗔道:“你吓到人家魂不附体还不罢休,现在又取笑人家当年的羞人往事,我可不依啊!”



说罢提起粉拳向项少龙击去。



项少龙任由这娇妻向自己撒娇,笑道:“我感激嫣然对我的恩情还来不及,又怎敢取笑才女你呢!不要忘记嫣然还是我的救命恩人啊!”



接着把纪嫣然拥到怀里,柔声道:“今晚不如就让项少龙我来报答纪才女的救命大恩吧!”



说着大手已经移到纪嫣然丰满的胸脯处轻轻地抚弄,嘴巴亦吻着那嫩滑的玉颈。



受到爱郎这般挑逗,纪嫣然亦只有热烈地反应着,玉臂像八爪鱼般缠着项少龙,美丽的胴体亦不断在项少龙怀内磨擦着。而当项少龙将嘴巴移到美人的酥胸不住地亲吻时,纪嫣然檀口不由自住地发出那令人神魂颠倒,销魂蚀骨的娇吟。



项少龙轻轻地将娇妻放在地上,双手不断地在纪嫣然身上各处抚弄着,纪嫣然这美女此时已给项少龙煽起了情欲,不断地发出嘺吟,白玉般的胴体亦热烈地迎合着爱郎。项少龙这时将嘴巴继续向下移动,当大嘴移到娇妻的禁地轻轻亲吻时,纪嫣然如遭电击,全身大震,脸红赤耳的大羞道:“少龙你怎可以……那处可脏哦!”



项少龙这时却仰起头故意装作奇怪道:“嫣然刚刚不是在洗澡吗?我确定我自己看到嫣然将全身已经洗得一麈不染呢!”



说罢不等纪嫣然,继续向那圣地进攻着。



纪嫣然那曾受过这种的服务,大羞下双手掩着俏面,享受着那令她羞得无地自容却又令她疯狂的快感。



当项少龙再次将嘴巴移到纪嫣然的俏面时,这大美人已经给他挑逗得娇软无力,娇喘连连。项少龙轻轻吻了她耳珠,在她耳边柔声道:“嫣然可曾记得当年曾答应本人要一女侍奉二夫呢?”



接着俏皮道:“项少龙今晚可忙了,不如由董马痴来慰寂我的纪才女吧!”



纪嫣然听后羞得将悄面钻到项少龙颈后,求饶道:“夫君大人啊,放过人家好嘛,人家给你弄得无力招架了。”



项少龙这时却道:“可不得呢!董马痴我今晚定要一亲芳泽的了,不过呢,董某向来习惯和女人交欢时都要有骑马的感觉,才女今晚不妨到我这头老马上试试吧。嘿!”



说罢不等纪嫣然反应,轻轻将她抱到身上,让那修长的玉腿放在自己腰间两侧,用了那男下女上的交合姿态,倒真是像纪嫣然骑着马一般。



纪嫣然在那种她从来没试过的交合姿态下,大羞和不知所措地挥动着双手,项少龙见状,怜惜地握紧着娇妻玉手,有节奏地冲激着这美女,纪嫣然这时亦本能地娇吟着,伏下身子不断吻着在她身下的项少龙。



当两人从高潮慢慢地平伏下来后,纪嫣然伏在项少龙胸膛,娇喘地道:“少龙你可欺负人家透了,刚才人家什么矜持都没有了,羞也羞死人了,都是你害的啊!”



说着不依地用粉拳在项少龙胸膛轻轻的打了两下。



项少龙抱紧娇妻,深深地吻了她一下后,抱起她说道:“我想嫣然要重新再洗一次澡了,来,让为夫我代贤妻擦背吧!”



纪嫣然早已爱郎弄得全身无力,俏面印上红霞任由项少龙悉心为她清洁了。



一轮鸳鸯戏水后,项少龙再次悉心地为爱妻抹乾身子,然后二话不说地拦腰将她抱起,大步踏出浴室向寐室方向走去。



一丝不挂的纪嫣然大惊道:“少龙呀,我还没有穿上衣服呢,再别人看见我们前快些回去穿衣吧!”



项少龙却偏偏接口道:“嫣然放心好了,现在已是夜深,廷芳她们也应睡着了,更何况才女现在在我手上,不依也不可以了!”



说罢笑着不理纪嫣然抗议,继续向寐室那方步去。



纪嫣然一丝不挂的在项少龙怀内,经过了刚才邀烈的运动后,娇软无力的纪才女已没有多余的力气反抗,乖乖的让夫郎抱着自己往寐室走去,唯一希望的是乌廷芳们真是如项少龙说般睡了,不然给她们看见自已现在这样子,羞也羞坏她了。



项少龙望向自已怀内的美女,见她因裸着玉体而怕给别人发现的娇羞表情,心中涌上无限爱怜,向纪嫣然香唇索了一吻后,加快步伐向自已睡房走去。



纪嫣然这时急道:“少龙啊,嫣然的房间可在那边哦!”



项少龙这时却道:“谁说要带嫣然回自己房间呢?今晚才女可要做陪我,让我试一下抱着纪才女入睡的滋味呢!”



纪嫣然大急道:“嫣然现在这样子,明早怎样见清姐她们啊!”



接着向项少龙撒娇道:“夫君大人,不如让嫣然回房穿上了衣服,然后再回来侍侯夫君你好吗?”



说着轻轻的吻了项少龙一下,摆动着动人的胴体企图挣出夫郎的怀抱。



项少龙这时却把怀中佳人抱紧,不以为意道:“才女的美人计恐怕不成功的了,明早的事明早才算吧,我看嫣然现在的样子比穿上衣服时还好看呢!”



说着两人已到了项少龙睡房门外,项少龙抱着因给他调笑而把娇羞的俏面钻到项少龙颈后的娇妻,轻轻的将门踢开,步进了房内。



项少龙把怀内的娇妻轻轻地放到榻上,关上房门后,为自己卸去不必要的衣服急不及待的来到榻上,伏在纪嫣然身侧,用强而有力的手臂环拥着她,使她动人的肉体毫无保留地挨贴在他身上,柔声在她耳边悄悄叫着:“嫣然!嫣然!”



纪嫣然这时亦转身面向着项少龙嫣然一笑,甜甜地应道:“少龙!少龙!”



引得项少龙深深的在她唇上吻了一吻,然后满足地说道:“今晚有嫣然陪着我,我定会发一个最甜的美梦呢!”



把头衴到纪嫣然那动人的胸脯上,呼呼地睡着了。



纪嫣然这时面上涌出了无限柔情,温柔地玩弄着爱郎的头发,爱极的望着嘴里露出甜笑,似乎直的是造着最甜美的好梦的夫郎,带着幸褔满足的心情也甜甜的进入了梦乡。



次日早晨,项少龙被田贞、田凤的敲门声吵醒,这对无论是样貌和身材都是一模一样的俏人儿,不论项少龙多次劝说,总是每天自愿到来到项少龙处悉心地侍奉项少龙梳洗。



项少龙小心翼翼地摆脱了还正在熟睡纪嫣然那缠着他的胴体,穿上外衣往房门步去,打开门后第一道映入项少龙目光的便是已经将自己打理得整整齐齐的一对动人美女,娇滴滴的捧着梳洗的面盘用具,准备服侍项少龙洗脸和整理头发等诸项梳洗工作。



项少龙这时着她们将手上各物放下,一左一右的抱着这对动人的孖生姊妹的小蛮腰,怜惜地向这对身世可怜的美女道:“贞儿、凤儿,我不是说过不用做这些下人的工作嘛,我是要你们享福的啊,不是要来当婢女的啊!”



田贞田凤听后,感动的将胴体靠向项少龙,各自在项少龙脸上吻了一下,喜孜孜地道:“我们可是自愿的呢,能每天侍奉夫君梳洗,我们姊妹都不知多满足呢!”



项少龙知道说她们不过,调笑道:“原来你们为我洗脸也会满足啊!那我前几天在你们房里,不就是令你们满足到要漏出来吗?”



田贞姊妹可曾想到项少龙一大清早便调戏她们,大羞下将艳红的俏面垂下,不敢向项少龙望去。



项少龙满意地望向面前这对含羞答答的姊妹,忽然想到了一事,向她们道:“我可有一个特别任务要你们去办呢!”



说着将嘴巴移到田贞姊妹耳边,悄悄地说道:“派你们到嫣然房间处,代她拿一套替换的衣服回来,不过可要秘密行动啊,否则的话,我们的纪才女可羞死了!”



田贞、田凤这时不用猜也知道昨晚发生事了,白了项少龙一记媚眼后,欢喜地领命去了。



纪嫣然这时也因项少龙们的嘻笑声吵醒了,伸了一个动人的懒腰,睡眼惺忪地道:“夫君一大清早在和谁人说话?”



说罢望向项少龙,只见他正目不转睛的望着自己时,才回想起自己一丝不挂的身体,“啊”的一声钻入了被内,只露出那红扑扑的俏面,以撒嗲的语气道:“项郎啊,现在人家怎样出门回房?嫣然可给你害惨了,我可不依啊!”



项少龙听后,走到榻边坐在纪嫣然身侧,大手伸入被内活动着,把嘴巴贴到她耳边道:“才女放心好了,我已派了一对小兵到你房间取衣,还叮嘱她们要小心行事,不要被敌人发现呢,这对小兵是项某人的心腹,所以忠心方面绝对可以放心,所以她们绝不会被廷芳或琴清收买,夫人放心好了!”



纪嫣然听爱郎那俏皮有趣的形容,给他逗得格恪娇笑。



这时,田贞田凤姊妹盈盈地提着纪嫣然的衣服进来,项少龙还不及说话时,一阵嘻嘻哈哈的娇笑声随着这孪生姊妹的身后传来,定了定神向望门外望去,发觉不知何时,乌廷芳、琴清和赵致已到了门外,赵致见到项少龙,欢喜的来到他面前,双手缠着项少龙脖子,喜孜孜地道:“项郎早啊!”



接着又道:“嫣然姐可在你这边?我们在她房间可找不着她呢!”



琴清这美人接口道:“不是在这里还有在那里?我们的夫君定是又用什么动人诗句来骗我们的纪才女,我们快进内房便知道了!”



说罢娇媚地横了项少龙一眼,走到项少龙身处轻轻地吻他一下,欢天喜地的和众女到内室找纪嫣然去了。



项少龙这时反向田贞田凤道:“任务失败了,我看才女有难了!”



田贞姊妹给他逗得花枝乱颤的娇笑,忍着笑道:“小兵事败了,请项大人降罪吧!”



项少龙笑着应道:“让我想想,迟些才罚你们吧!”



说罢拥着她们到内室走去。



众女这时坐在榻边围着纪嫣然,这美人儿大羞下把整个人都埋进被内,不论乌廷芳和赵致怎样逗她,死命的抓着被子,怎也不肯出来。项少龙见到这情景亦哑然失笑,不禁摇头地向田贞她们道:“恐怕我们要展开救援行动了!”



说罢大声叫道:“嫣然不用怕,让项少龙我助你逃出魔掌吧!”



一个愉快的早晨就是在这一阵阵的笑骂声渡过了。









RSS订阅  -  百度MAP  -  谷歌MAP  -  神马MAP  -  搜狗MAP  -  奇虎MAP  -  必应MAP